<span id='6tyfr'></span>
<fieldset id='6tyfr'></fieldset>

    <i id='6tyfr'><div id='6tyfr'><ins id='6tyfr'></ins></div></i><acronym id='6tyfr'><em id='6tyfr'></em><td id='6tyfr'><div id='6tyfr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6tyfr'><big id='6tyfr'><big id='6tyfr'></big><legend id='6tyfr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<dl id='6tyfr'></dl>
  1. <i id='6tyfr'></i>
  2. <tr id='6tyfr'><strong id='6tyfr'></strong><small id='6tyfr'></small><button id='6tyfr'></button><li id='6tyfr'><noscript id='6tyfr'><big id='6tyfr'></big><dt id='6tyfr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6tyfr'><table id='6tyfr'><blockquote id='6tyfr'><tbody id='6tyfr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6tyfr'></u><kbd id='6tyfr'><kbd id='6tyfr'></kbd></kbd>
        <ins id='6tyfr'></ins>

          <code id='6tyfr'><strong id='6tyfr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1. 專訪《破冰行動》編劇:拿700萬砸你,能堅持住不容易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8
          • 来源:国产真实乱系列_国产真实自在自线_国产中文字幕乱码免费

          本文由娛樂(niuhzan.com)整理發佈

          鳳凰網娛樂記者/C塵《破冰行動》已於近日登陸央視黃金檔和視頻平臺。首播收視率1.35%,豆瓣開分8.5,極有可能成為《都挺好》之後又一年度現實主義力作。


          《破冰行動》編劇陳育新

          《破冰行動》改編自2013年廣東雷霆掃毒“12.29專項行動”,劇中的“塔寨村”就是案件發生地“制毒第一村”廣東陸豐博社村。博社村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大量制毒販毒,到2013年前後,這個占地面積僅0.54平方公裡、人口一萬四千餘人的小村莊,制販冰毒量超過全國的三分之一。編劇陳育新先後數次前往廣東采訪取材,與幾十位一線緝毒警察進行一對一訪談,瞭解到許多觸目驚心的內幕。“村道裡面掛貼瞭村委會的公告,‘此處禁倒制毒垃圾’。”村裡制毒販毒已經公開化,猖狂程度讓陳育新震驚不已,“小孩放暑假回傢給傢裡幹活,把康泰克裡面的藥粉倒出來,一個暑假能掙2萬塊錢。就小孩兒,小學生。”

          博社村是一個傳統的宗族主導的村落,全村姓“蔡”,號稱“不管血緣關系遠近,都是一個老祖宗”。強烈的宗族觀念帶來瞭剽悍的民風,制毒窩點外有“馬仔”把風報信,村民手中還有槍支彈藥,暴力抗法時有發生。《破冰行動》第一集就重現瞭村民圍堵警察抗法的真實故事。加上當地黨政部門內部有“保護傘”,博社村“破冰”難上加難。在真實案件中,最終是異地調來三千多警力對博社村實施大清剿,摧毀18個特大制販毒團夥,繳獲近3噸冰毒。至此,“第一毒村”才終於被粉碎。

          《破冰行動》

          陳育新是寫涉案題材的佼佼者,從早期的《紅蜘蛛》、《征服》到《破冰行動》,他的編劇生涯始終與公安題材緊密相關。在《破冰行動》之前,陳育新已經寫過同樣改編自真實大案的《湄公河大案》。該劇在2014年登陸CCTV-1黃金檔首播,最高收視率達到3.043%,成為年度現象級作品。更重要的是,在此之前,黃金檔已經很久不見涉案劇的身影。2004年廣電總局《關於加強涉案劇審查和播出管理的通知》要求涉案劇退出黃金檔,國產涉案劇由此開始瞭長達十年的沉寂。以《湄公河行動》為開端,涉案劇才終於逐漸回暖。

          在陳育新來看,博社村一案像一個容器,可以承裝許多社會話題。貪圖暴利的村民,同一宗族村莊出身的警察,染上毒癮的教師,為信仰堅持的緝毒警察……在他來看,聊的還是千百年不變的“人性”。這次,鳳凰網娛樂邀請到陳育新,一起暢談《破冰行動》改編過程中的種種經歷,以及關於當下國產刑偵劇類型化的思考。

          鳳凰網娛樂:最初接觸到2013年“雷霆掃毒案”時,最震驚的是什麼?

          陳育新:《湄公河大案》是雲南的金三角,那個時候接觸的概念是,中國是一個毒品受害國,毒品從境外輸入,我們是一個毒品的通道和受害國。那麼13年,《湄公河》才過一年,就讓我接這個戲,發現其實我們國內也在做毒品,某種程度上向國外輸出。當然民間偶爾的海洛因、罌粟也有,但是都沒有這種大規模的。沒想到在廣州已經很多年瞭,從90年代末期就開始。這是一個比較震驚的。

          還有一個就是《破冰》第一集的開場。上海警方在上海抓到一個販毒的,供出來毒品是從(廣東)陸豐市博社村這邊買的,他們就過來取證。陸豐的公安帶著他們去抓人,被村民圍瞭七八個小時,最後是特警進去把他們救出來的。我說,在中國還有這種事?他們那邊很團結,宗族觀念很強,東南亞很多潮汕人互相幫持著打拼天下。陸豐是貧困地區,很多年輕人當初都到深圳去發展,逃出去打工。因為那個地方那時候改革開放才三十年左右,十年走私,十年制假幣,十年制毒,這中間還有包括拐賣婦女、盜搶機動車。所以年輕人逃出去的多。後來到90年代中後期的時候,年輕人很少,工廠基本上沒有。然後制毒這種掙錢好掙瞭,紛紛把自己的孩子從外邊甚至從國外叫回來。這是真實的。村道裡面掛貼瞭村委會的公告,“此處禁倒制毒垃圾”。小孩放暑假回傢,給傢裡幹活,把康泰克裡面的藥粉倒出來,一個暑假能掙2萬塊錢。就小孩兒,小學生。

          鳳凰網娛樂:村民毫無法律意識明目張膽地制毒,最根源的原因是經濟嗎?

          《破冰行動》

          陳育新:經濟,肯定是經濟。剛改革開放的時候,他們那邊又靠近香港,當初也沒有那麼多的經濟政策扶持,就靠走私撈第一桶金,像煙,各種各樣的電器。因為當時中國物資匱乏,他們又近水樓臺,漁船開過去倒幾個東西回來賣就能發財。這是一種很原始的動機。改革開放之前這麼困難,一旦放開瞭,它有這麼一個便利的條件,就一發不可收。日常生活用品利潤少,慢慢可能就有一些違法的東西。那地方經濟基礎又很差,養殖和碼頭發展不起來。所以在這種情況下,第一批靠不法手段掙瞭錢瞭,那你後面怎麼辦?走私被打擊瞭以後,那怎麼辦?就要想辦法掙快錢。它有這個基礎。

          第二個就是民風剽悍,宗族觀念很強。群體事件鬧得非常厲害。我們去采訪,很多老太太說,就這麼點兒算什麼犯罪。法制意識特別淡薄。昨天我還看有人在網絡上說,說當地的工資這麼低,才3000塊錢。那個地方是個縣級市,縣級市的公安基本上都是本地人,外地去的很少能立足腳。因為他都是宗族觀念嘛,所以就不可能去采訪那些(當地)警察。他們行動過程中都沒有被邀請參加,都是異地調警,三千多警力都是從外圍的各個市調來的。它是個堡壘村莊,兩萬多人基本都姓蔡。外面的一個陌生人出現,都有馬仔把著各個村口,就很難進去。所以他們(警察)就談怎麼艱難,怎麼利用各種各樣手段混到村子群裡面去。那時候正好臺風對廣東的危害特別大,他們就化裝成電力工人想盡辦法進去調查。

          鳳凰網娛樂:在寫《破冰行動》的過程當中,有沒有自己特別想抒解的情懷,以及對社會的看法?

          陳育新:我覺得我還是寫出來瞭。寫緝毒警的犧牲奉獻,好像聽起來是大話套話,但是親自去采訪過,瞭解他們的生活,確實很不容易。戲裡面也寫到瞭,這是真實的故事。林勝文問李飛掙多少錢,他說工資3000不到。林說,你跟我來唄,一個月的工資我隨便就掙出來瞭。人是有尊嚴的,是不是?每天看到那些人,他們毒品的生意幾百萬上千萬的資金,花天酒地。也許那幫人都是你小時候的玩伴,發小。他啥都不是,沒有文化,沒有讀過書。你當警察至少要考公務員,警校也要畢業吧,辛辛苦苦過去。人都是這樣的,看到人傢那樣,憑啥呀?那種情況就很容易被拉下水。要是沒拉下水,你怎麼堅持住你自己?信仰,和你的職責,你穿的這身警服。這種還是很難的。因為很多東西,設身處地的時候感受到的不一樣。那種小地方(人與人)都是有千絲萬縷的聯系的。你辦一個案子,抓一個人,那得多少人求情。那用錢砸你。我們的劇我寫的是三百萬,真實聽到的案子那不是三百萬,是七八百萬。所以說在這種利益誘惑之下,這種人情關系,你要讓自己堅持住,很不容易。所以我覺得這個是他們的忠誠吧,信仰,這種奉獻犧牲。通過對幾十個幹警一對一采訪,深深體會到這種警服的力量。

          第二個,我覺得還是毒品。目前全世界禁毒形勢越來越嚴峻,金三角的海洛因的生產、運輸、種植,聯合國有衛星監控的。金三角、金新月、北朝鮮,還有哥倫比亞那一帶,都有衛星監控的。今年金三角罌粟的種植量比往年有大大的增長,也是因為經濟越來越蕭條,人們在這種地方要靠利潤嘛。這真的是一個產業鏈。一公斤毒品從陸豐運到美國去,運到澳大利亞去,那翻多少番?為瞭利益身傢性命都可以不要瞭。我們看毒品的紀錄片,就監控拍下來的,兒子殺父母親,吸毒嘛,要錢不給錢,特別慘烈。

          《破冰行動》

          鳳凰網娛樂:真實案件改編劇需要平衡戲劇性以及案件的真實性,這方面如何取舍?

          陳育新:這是最難的。因為真實案件肯定都會先入為主,大概的框架和故事不能太離譜。但是這個案件隻是一個打擊和偵破的過程,咱們這個故事還是要藝術化一點。虛構的這些故事和人物,要跟大整體融合。因為這是一個國傢級的大行動,從公安部、督辦、領導,下面省廳,到下面各省各個市縣公安局配合,光是行動就涉及到瞭將近四千人,我們拍的時候調瞭多名警力。所以這裡面要選取一個角度,怎麼樣定男一號,他的身份是什麼? 因為是一個村子,所以必須得定一個很基層的民警。那麼基層民警跟省廳的領導怎麼搭?有跟他養父的關系。跟境外這條線怎麼辦?他是一個基層民警不可能出境,不可能動不動就跑香港去瞭,跑澳大利亞去瞭。那麼外圍有條線要跟他要勾連,怎麼勾?親生父子關系。通過這種情感把這些實現。

          整個故事雖然人物眾多,但他們互相有聯系、有關系。這種是完全虛構,不可能是真實的。很明顯的更改是故事比較戲劇性,這種戲劇性和真實反差比較大。怎麼樣去彌補這種反差,讓觀眾看瞭以後並不覺得這個很戲劇化?你要知道前史,跟人物命運怎麼勾連,同時跟他們當地的禁毒的歷史和制毒的歷史能結合起來,我們甚至還寫到當年解放戰爭,這些都要勾連起來。這樣的話,人物的這種戲劇性的搭建才接地氣。然後要把這些人物的事情跟整個大的行動融合在一起。難度還是挺大的。

          鳳凰網娛樂:90年代國產劇就有像《永不瞑目》《玉觀音》這些警匪緝毒題材的作品。在你來看,國產劇在這個類型上的發展變化是怎樣的?

          陳育新:你說的變化,可能是更大程度是技巧上面的,敘事的角度,節奏更加快一些,這種變化。我覺得可能主題內容,歸根到底還是沒有太大的區別。因為世界上沒有什麼新鮮的事,都是那些事。你現在看古希臘的故事,你看《一千零一夜》,還是很好看。內容,人物的人性,除瞭貼上一些時代的標簽,我覺得沒有太大的變化。可能主要是包裝上的變化。就像這個戲,網絡版和央視版太一樣,肯定針對網絡節奏就更快一些,閃回啊,方法更自由一些,央視可能針對的中老年受眾更多一些。

          現在動不動就說“公式”,什麼偶像劇啊什麼CP啊。這是一些品牌套用幾部成功的作品,想從成功的作品裡面套出一些模式,作為以後的一些類似產品量化生產的所謂的模式。就像刑偵劇一樣,《湄公河大案》之後刑偵劇開始松動,現在網絡上有很多瞭。時間長瞭以後,優秀的還是沒有幾部,能數得過來,像《白夜追兇》。為什麼?就大量的套路。類型劇的優點是它形成瞭一定的模式,說的不好聽就是套路,讓觀眾喜歡這個套路。但是時間長瞭觀眾就煩瞭。現代科技越來越發達,我們古典主義英雄主義的這種創作方式,靠警察的那種方式,現在都行不通。現在刑事案剛過兩天罪犯就抓過來,沒有秘密可言。你要享受這個套路,這種模式給你帶來的便捷,但同時也要突破這種東西。